画家李壮平让女儿当人体模特6年百幅画作获奖无数却争议不断

比如梵高创作出《向日葵》,但他却是一个极度孤僻的作画家,最后因抑郁症自杀;而创造的《复活》、《安娜卡列尼娜》的列夫托尔斯坦晚年陷入焦虑中,最后也因抑郁症孤独死去。

之所以被称艺术家为疯子,是因为他们的艺术作品或艺术理念都显得与现实世界格格不入。

2009年,60岁的四川画家李壮平在重庆黄角坪首届艺术节上亮相,他展出的《东方神女山鬼系列油画》引起了围观者的热烈讨论。

裸体写生起源于西方,有不少著名画家创造出“惊世骇俗”的伟大艺术品。比如米开朗琪罗的《大卫》,象征坚不可摧的勇气和力量。

20世纪初,清政府采取“师夷长技以制夷”的先进理念,作为艺术界的领头羊齐白石和刘海粟也引进了西方艺术,画家刘海粟还是首个开办“裸体艺术画展”的艺术家。

可中国人冰心内敛,自古都羞耻于谈论男女的身体差异,当时大家的思想又格外陈旧腐朽,不止没人理会,甚至还有女校校长专门写文登报批评其恶俗思想。

随着时代的发展,关于裸体艺术的争议从未停止过,但人体模特已经成为了一种正规的职业,民间的认可度也大大提高,在艺术家行业更是习以为常。

当画家的多多少少都画过人体,比如中国写实画派大咖冷军画自己的爱妻小罗,画坛大佬杨飞云酷爱画老婆佟芃芃,还有中央美院院长靳尚谊都七老八十了还在画少女人体,创作出《看窗外的少女》等不少好作品。

这些画家是请专业的人体模特创作油画,有的是画妻子的人体,可画家李壮平用自己的亲生女儿创作裸体油画,这种事还是头一回。

持艺术观点的人认为,父女两人只是简单的画与被画的关系,这点不应该任由个人的主观想法被放到最大,况且还只是作品的附加项,我们最应该关注的是画作本身。

但也有人持反对意见:“儿大避母,女大避父”,艺术创作不应该以触碰伦理道德底线为基础,惹来非议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面对形形的评论,李壮平正气凛然地回应:“不管别人如何带着有色眼镜看待,我们非常坦荡。”

可是,随着各界人士的相继转发,李壮平的画作被外国杂志大胆运用,更多难听甚至污秽的形容词传入了李壮平父女的耳朵里。

而处于风暴中心的李勤不堪忍受恶意评论,经常躲在房间里哭泣,甚至都不敢出去见亲戚。

1948年出生的李壮平由于艺术世家的缘故,对国画和油画有非常深入的研究,擅长写实人物和大型动物。

他在当地画坛上要名气有名气,要地位有地位,但作品的影响力似乎被禁锢在当地的艺术家圈子里,始终不温不火。

诗人屈原笔下《楚辞·九歌》中的山鬼形象是“身披石兰,腰束杜衡”的窈窕淑女,驾乘赤豹前往约会之地,但因情人没现身,就一直在山岭中寻找,成为了中国美丽的传说。

中国历代有不少画家描述过“山鬼”的画作,比如徐悲鸿和近代的范曾。他们笔下的神女虽然赋予了个人心中的独特形象,但依旧停留在传说里。

按照他的想法,“山鬼”的山上应该表现出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还有保护生态环境的倡导理念。

经过一番深思熟虑,李壮平决定采用国画和油画的手法,突破山鬼的固有形象,绘画出现代少女人体版的“东方神女”。

李壮平做了那么多年的画家,自然是接触过人体模特的。但不得不说的是,当他看到模特当着自己的面脱衣服时,总是羞涩万分,甚至试过夺门而出,直到模特摆好姿势后才进来。

这次,他决定好了创作方向后,也花了大量时间调整自己的心理状态:不抗拒能接受,将人体当成静物描写。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要找出符合李壮平要求的人体模特,可谓是比登天还难。他不仅到国内各大美院高校里挑人,就连电视台举办的村姑大赛都不放过。

但要有生长于大自然的山鬼的天然幼态,又要具备典型东方美的女性真的很难找到。

他兜兜转转六年时间,找遍了所有可能存在“女神”的地方,终究还是一无所获。为此,他还打算到韩国去……

一筹莫展之时,李壮平注意到了17岁的女儿李勤,这是自己老来得子,38岁才生出的宝贝女儿,一直视为掌心宝对待。

李壮平为了培养女儿的画家气质,从不让李勤与外界过多接触,这也养成了她温柔羞怯的性格,直到成年,李勤的身上都还有股浑然天成的纯洁气质,与李壮平寻求的“神女”形象不谋而合。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可李壮平心中的“神女”需要入画,尤其对象还是自己的女儿,这对于伦理道德来说都是巨大的挑战。

没想到李勤听到让自己做父亲的人体模特后当场拒绝,还责怪地说:“亏你们想得出来?”

李勤不是专业的人体模特,还是一个大家闺秀,突然被要求在父亲面前脱光衣服作画,任谁都接受不了。

李勤本身也是个青年画家,在四川美术学院学习期间,对术有了更加深入的了解,变得能坦然接受裸体艺术的存在。

一次素描课上,因为找不合适的模特,学生们只能凭借着老师的只言片语作画,效果差强人意。

这让李勤意识到父亲面临的创作障碍有多么艰巨,而她也清楚以父亲的为人是绝对不会生出半点非分之念。

此时的李壮平因找不到合适的模特,正打算放弃。听闻女儿的想法后,他高兴地大哭,但又有些担心女儿会因此名誉受损。

李壮平打消了顾虑,为了保证创作能顺利完成,他还和女儿李勤定下了“君子约定”:创作期间不可以谈恋爱。

一方面是“东方神女”的形象需要清纯娇羞的少女气质,另一方面是谈恋爱会耽误创作时间,还会因为情绪波动分心影响创作。

按照李壮平的创作计划,完成这个系列需要6年时间,再加上后期的展览活动等1年时间,总共需要7年。

也就是说,要从李勤的18岁画到24岁。对于春心萌动的清纯少女来说,这种代价太大了。

再加上李勤刚上大学没多久,为了父亲的创作需要经常往返于成都和德阳老家两地,还有繁重的学业功课,这些都是挑战。

可李勤丝毫不在意这些问题,直接答应了下来。在日后的创作中,她严格遵守约定,没有缺席学校的任何一节课。

为此,李壮平特地喊来妻子在旁安慰女儿的情绪,还提出小时候给李勤洗澡的小故事活跃气氛。

在父母的安慰和鼓励下,李勤慢慢地缓解了紧张感。逐渐适应之后,她已经能按照父亲的指示摆出各种姿势。

创作期间,李壮平从来没有和女儿李勤有过肢体接触,而妻子也经常在旁边协助作画。

父女两人配合默契,全心全意地投入画的创作中。甚至遇上汶川地震的时候,父女二人也坚持把画画完才离开。

李壮平有时遇到难以逾越的创作鸿沟时,就不眠不休地在画室待上好久,连饭都顾不上吃。曾经因为过度劳累昏迷了好几次,病情稍微好转就又投入到创作中去了。

而年轻的李勤为了保障原创人物的灵性,坚守本身,拒绝了学校里的众多追求者。她从不参加过任何活动,和同学的关系也是不远不近。

经过漫长的创作之后,一本中国写实派《神女山鬼系列画作》横空出世,两人震撼不已。

李壮平笔下的“巫山神女”不着寸缕,却无半点淫邪之意。而她面带笑容手捧鲜花翩然而至,与旁边的动物融为一体,颇有仙女的天津气质。

尽管标榜写实裸体艺术,但李壮平还是特意处理了女儿的身体细节,抹去了那些容易引起遐想的部分。

尽管做了很多的努力,但众口难调,李壮平父女还是遇到了当初“犹豫不决”的问题:关于女儿李勤到底是“为艺术献身”?还是“不顾伦理道德”的争论摆在面前。

显而易见,李壮平实现了创作画作的目的,拥有了别人难以模仿的创作风格,而那本画作也是高贵的艺术品。

只不过其中涉及了传统的伦理道德,再加上公开展览后,更是让矛盾的焦点到达顶峰,使无法理解的人完全忽略了画作本身,关心起画家与画中人物的特殊关系。

他们捕风捉影,肆意妄谈别人的家事,丝毫不在乎到底是真是假。最后由著名艺术家前辈靳尚谊等人出面,才逐渐平息了这场风波。

尽管艺术界的前辈们都纷纷肯定了李壮平的人品,但他还是认为是自己的过错才让单纯的女儿被别人口舌议论。

李勤虽然因为世人的争议陷入自我矛盾中,但看到父亲李壮平因此也变得颓废时,她有些于心不忍。

这本画作是父亲和她共同的心血,如果因为别人的片面看法就放弃掉自己坚持的初心,不值得,也会让人看不起。

李勤反过来安慰父亲:“爸,为艺术献身是我的荣幸,而你作为我前进的灯塔,应该重新振作起来。”

李壮平看出女儿眼神中对梦想的执着和渴望,他虽然接受不了这种事情的发生,但决定顶着社会压力进行创作。

那次事件让他名声大噪,虽然有很多不好的看法,但拦不住艺术界前辈对他的崇高敬意,这大大提升了他在绘画界的地位。

而李勤也开始了自己的创作,她笔下的《国宝大熊猫》问世后得到了业界很高的评价,其绘画艺术也得到了肯定,完全担得起“艺术家”的称号。

一幅画作的诞生,究竟是呈现的水平重要,还是背后的伦理道德更值得人讨论。尽管最初刘海粟引进这种特殊艺术风格时就引发了广泛的恶意揣测,但时间证明了:艺术不可怕,可怕的是人的邪念。

李壮平夫妇的大胆创作可以视为对艺术底线的一次试探,但未来的艺术形式该如何发展,要看社会有多少包容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