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基金砸下数十亿美元高尔夫版“欧超”要成真了

6月9日至11日,LIV高尔夫邀请赛在伦敦完成首秀,世界排名第126位的查尔·施瓦泽尔获得冠军,拿到总计475万美元奖金。这是职业高尔夫历史上最高的一笔奖金,而数字背后,新的大金主正引发这项运动的一次“大地震”。

奖金来自沙特公共投资基金PIF,去年底,他们创立LIV高尔夫邀请赛,希望用史无前例的高奖金吸引最顶级的高尔夫选手。之所以取名LIV,是对应罗马数字54,54既是高尔夫全场完美杆的杆数,也是LIV所有赛事的统一洞数(三轮18洞)。

LIV今年8站比赛总奖金高达2.5亿美元(平均每站3125万),而作为职业高尔夫最负盛名的赛事,美巡赛全赛季40多站比赛的总奖金也“不过”4.27亿美元(每站约1000万)。不仅每站总奖金是美巡赛PGA的三倍以上,LIV更吸引人的是其对中下游选手的激励,排名垫底的球员也能在每站收获12万美元。

这样的数字确实体现在了球员收入上,施瓦泽尔本次夺冠获得的奖金,与他过去4年在美巡赛上的总收入相当。不过,施瓦泽尔想要再获得这样的奖金恐怕就不那么容易了,因为更多大牌球员正在被LIV吸引过来。

LIV高尔夫邀请赛之所以引起巨大争议,不只是因为奖金数额和来源,更是因为触及了目前职业高尔夫赛事体系的利益。PIF在足球、赛车等领域的投资更像是加入游戏,而在高尔夫领域的动作则是挖人、另立门户,做大IP。

任何一个赛事方都知道,想把比赛影响力做大,最好的办法就是在最合适的时间、请最好的运动员来参赛。这两者的稀缺性,几乎必然意味着竞争与冲突。

本次LIV伦敦站比赛时间,就与美巡赛旗下的RBC加拿大公开赛重合,这意味着有相当一部分美巡赛球手将不得不“跳槽”。事实上在LIV伦敦站比赛中,就有17位美巡赛会员参加,而根据LIV方面的计划,到2024年,比赛将扩张到14站。更多的高奖金比赛,势必会带走更多的高水平运动员,而运动员显然是美巡赛们最核心的资产。

6月9日,LIV伦敦站仅仅开打30分钟后,美巡赛宣布对旗下17名参加LIV的球手实施禁赛,“他们不再有资格参加这项几十年来一直是世界上最高水平的职业高尔夫赛事。”

但是,这样的制裁似乎收效不大,LIV立刻发布了一份声明表示回击。更有说服力的是,随后三天内,又有布赖森·德尚博、帕特里克·瑞德、帕特·佩雷兹三位美巡赛会员宣布加盟LIV,即使他们同样遭到美巡赛的禁赛。

美巡赛的底牌在于,他们目前仍然拥有转播商和赞助商的支持,ESPN、CBS、NBC和亚马逊正处于与美巡赛9年转播合同的第一年。根据《》的数据,四家转播商每年要共同向美巡赛支付数亿美元。同样,由于沙特人权问题,一些加入LIV的球手在失去赞助商的支持,在宣布加入LIV后,菲尔·米克尔森的赞助商Callaway、Workday都宣布与其解约。

但是,LIV最不缺的就是钱。据BBC报道,米克尔森与LIV的签约费就高达2亿美元,而达斯丁·约翰逊的签约费约为1.5亿美元——是他过去职业生涯总奖金的两倍多。《》爆料,LIV还曾向老虎伍兹提出超过5亿美元的报价,然而被伍兹拒绝。

LIV短期内不需要依赖赞助、转播的收入,在本赛季的奖金之外,他们已经从沙特方面又申请到16亿美元预算,用于随后几年的发展。虽然到目前为止,暂时没有现世界排名前十的运动员加入LIV,其比赛成绩也还没有被纳入世界排名的积分体系,但这恐怕只是时间问题。运动员和赞助商这些“摇摆者”,面临的是名和利的抉择,强如伍兹可以拒绝这份利益,但大部分人恐怕很难不偏向利益的一方。

6月8日,美国高尔夫协会宣布将允许LIV参赛者继续参加美国公开赛:“我们自问,根据我们公布的规则标准,一名已经进入美国公开赛的球员是否应该因为他决定参加另一项赛事而被淘汰?我们没有找到这样的条文,最终决定不应该这样做。”保住参赛球员,尤其是明星球员,也许才是其他赛事的首要任务。

在LIV伦敦站的颁奖仪式上,赛事首席执行官、前世界排名第一的格雷格·诺曼表示,高尔夫的进化已经开始,自由球员的时代到来了。

他们同样声称可以与原有的体系共存,欧超的创始俱乐部们愿意继续参加五大联赛,LIV首席执行官诺曼也表示愿与美巡赛共存。但谁都知道,一旦这种“超级联赛”存在,蛋糕就会被一点点抢走,毕竟一山难容二虎。

当然,LIV和欧超也有一些不同。欧洲俱乐部们的经营压力显然要大得多,所以更多是由豪门俱乐部自发组织,再通过潜在的高回报吸引其他俱乐部加入;但LIV则是由一个有自身目的的金主主持,再招募精英运动员,形成IP影响力。

看起来,欧超的建立更加自下而上,但它却绕过了足球真正的根基——球员和本地球迷,因而暂时流产。相反,LIV看起来不接地气,却是直接与运动员沟通,最大程度满足了参与者利益,从而能带动他们的粉丝来观赛,后者似乎更加有未来。

高尔夫当然也有历史悠久的赛事和传统,但它从来也不是一项根植本地文化、社区的运动。数万名球迷阻止“超级联赛”成立的现象,在高尔夫身上恐怕很难发生。

乔治·奥威尔曾把高尔夫称为“一种天生势利的游戏,它导致整个乡村变成了精心打造的阶级保护区”。《卫报》记者Barney Ronay最近也撰文写道:“高尔夫可以提供崇高的娱乐,但不是一项承载任何社会良知的运动。为什么要假装不一样呢?”

这就是LIV目前唯一的挣扎之处:这项运动的参与者如此崇尚礼仪、文明,并声称对荣誉、价值观相当执着,因此希望对由沙特王室用“带血的钱”打造的赛事保持距离。

但早在几十年前,高尔夫就是最早依靠高额奖金来建立商业化赛事的运动之一,这从来就是一项逐利的运动。

LIV的球童都有待遇升级,不仅报酬增加,机酒都归主办方,而且按照嘉宾接待。

当然,LIV的反对者几乎从来不会提及LIV对现有赛事体系的触动,他们的攻击点永远在于赛事背后的出资人——沙特公共投资基金PIF。

从商业角度考虑,沙特人恐怕永远也拿不到等价的回报,他们提供的奖金和签约费,早已大大超出实际价值,是一个注定会破裂的巨大泡沫,但他们根本无需在乎这些。真正重要的,是他们提出的“2030远景”(Vision 2030),实现经济多元化、吸引海外投资,需要一个健康的外在形象。

和在足球、赛车等领域的投资一样,高尔夫同样只是沙特阿拉伯的一项外交行动,他们希望通过体育、商业、艺术、娱乐等方面的参与,改变对自身国际形象——他们不只是一个富裕、保守的君主制国家,而是一个乐于和全世界年轻人融为一体的开放政权。

如果跳出体育的视野,这样的策略可能会更加清晰。从2020年开始,PIF相继购买动视暴雪、EA等游戏公司的股权,今年5月,他们同样入股任天堂。如果说中生代的体育迷们还在纠结着沙特人对“传统”的破坏,更年轻的玩家们,早已经身处他们的糖衣炮弹中了。

当然,关于体育的作用,不同政见者永远可以有对立的表述。西方人可以说它是“洗白”的工具,但挥舞着支票的中东人同样可以说,我们在用体育建造沟通世界的桥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